大阅读之学生读书交流会——读李白

发表时间:2017/1/13 8:24:27访问次数:264
 

走心抒怀阅读法——感悟情感之美

初二五班 马明辉 原是之 陈赛杰

一、长安时期:

代表作《清平词》

《子夜吴歌》

《等太白峰》

二、介绍“走心抒怀阅读法 感悟情感之美”

 走心一词有点网络热词的意味,其实这一个词很形象很生动,它告诉我们想要真正地理解作品就需要让自己的心灵到作品里走一走,在理解作者情怀的基础上进一步抒发由此而产生的心灵碰撞,达到走心抒怀的目的,感悟诗歌的情感之美。

三、马明辉赏析《清平调》

(一)朗诵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二)      写作背景:

天宝元年,李白四十二岁时,唐玄宗听从亲信的荐引,下诏征聘他到长安,给予隆重的礼遇。他以诗人的身份,昂首挺胸走进皇宫,成为皇帝的嘉宾,在中国诗歌史上,李白是唯一的一个。诗人能受到这样的礼遇,也真算皇恩浩荡了。然而,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是何等人物,岂能把这种过眼云烟的荣耀看在眼中。于是他毫无顾忌地卧在这里,不知是醉了,还是疲惫了呢?兴庆公园的沉香亭,就是当年唐玄宗与杨贵妃赏牡丹的地方。卧在这里的李白正闭目养神,等待着喷发灵感。唐玄宗赏牡丹来了。名花盛开,美人相伴,当然需要有音乐助兴。玄宗嫌旧词听腻了没意思,一时高兴,就颁下圣旨叫李白创作新词。李白不是醉卧在这里吗!快起来吧!于是他被人用凉水激醒了,于是一挥而就写成了著名的《清平调》词三首。

(三)赏析

观园的题材是唐玄宗规定的,吟咏他和杨贵妃一起观赏牡丹花的景象。如何写法,唐玄宗自然没有具体告示,他只能美化、只能歌颂是明摆着的,唐玄宗决不可能叫李白对这“风流韵事”予以斥责、丑化、讽刺。这件事情,对任何翰林学士来说,都会认为是青云直上的升官发财的最难得的机会,唯独对李白,他的感受却不一样,他当然会感到拘束、不舒畅,甚至是人格上的侮辱。

从另一方面说,不管李白的不舒畅达到何种程度,他不敢发作,因为唐玄宗是至高无上的天子,任何人的生死大权都被攥在唐玄宗手里。再说,李白也会感觉到这是唐玄宗对自己特别赏识,才会获得任何翰林学士得不到的殊荣。李白在左右为难之际,他的唯一选择是阳奉阴违。也就是表面上进行歌颂,实际是曲笔加以讽刺。表达了他对当时社会的假惺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的厌恶之情。表现了他的才华横溢别具一格的性格特点。

四、陈赛杰赏析《子夜吴歌》

(一)朗诵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二)赏析

子夜吴歌一共四首,分为春歌,夏歌,秋歌,冬歌,这首诗是秋歌写征夫之妻秋夜怀思远征边陲的良人,希望早日结束战争,丈夫免于离家去远征。虽未直写爱情,却字字渗透着真挚情意;虽没有高谈时局,却又不离时局。情调用意,都没有脱离边塞诗的风韵。

诗人的手法是先景语后情语,而情景始终交融。“长安一片月”是写景,同时又是紧扣题面,写出了“秋月扬明辉”的季节特点。月明如昼,正好捣衣,而那“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的月光,也容易勾起思妇的相思之情。这明朗的月夜,长安城就沉浸在一片此起彼落的砧杵声中, “一片”“万户”,写光写声,似对非对,措辞天然而得咏叹味。秋风,也是撩人愁绪的,“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扬”,月朗风清,风送砧声,声声都是怀念玉关征人的深情。用“总是”二字,情思益见深长。这里,秋月秋声与秋风织成浑成的境界,见境不见人,而人物却好像真的在,“玉关情”也很浓。此情之浓,不可遏止,于是有了末二句直表思妇的心声:“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不知歌谣妙,声势出口心,慷慨天然,是民歌本色,原本不必故意使用那种吞吞吐吐的用语。而从内容上看,末二句使诗歌思想内容大大深化,更具社会意义,表现出古代劳动人民冀求能过和平生活的善良愿望。全诗手法如同电影,有画面,有画外音。月照长安万户、风送砧声、化入玉门关外荒寒的月景、插曲: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这是十分有意味的诗境,这种犹如女声合唱的插曲决不多余,它是画面的有机组成部分,在画外也在画中,它回肠荡气,激动人心。

五、原是之赏析《登太白峰》

(一)朗诵:

登太白峰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

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

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

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

一别武功去,何时复见还。

()赏析

“西上太白峰,夕阳穷登攀。” 从侧面烘托出太白山的雄峻高耸。诗人浮想联翩,仿佛听到:“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 这是一种化实为虚,以虚写实的手法。诗人登上太白峰,通向上天的门户又已打开,于是幻想神游天界“愿乘泠风去,直出浮云间”,天马行空,任意驰骋,境界异常开阔。“举手可近月,前行若无山。” 诗人满怀豪情逸志,飞越层峦叠嶂,举起双手,向着明月靠近飞升,幻想超离人间,摆脱尘世俗气,追求个性的自由发展,到那光明理想的世界中去。 一别武功去,何时复更还?一种留恋人间,渴望有所作为的思想感情油然而生,深深地萦绕在诗人心头。

晚唐诗人皮日休说过:“言出天地外,思出鬼神表,读之则神驰八极,测之则心怀四溟,磊磊落落,真非世间语者,有李太白。” 这首诗充满了作者的雄心壮志,看似描写登太白峰的经历,实则表是达自己的愤懑与郁郁之情,因朝廷昏庸,不被重用,政治抱负无法实现而感到惆怅与苦闷。然而在我们的生活中,哪曾只因无法实现抱负而失意过?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总是一笑而过,从没有正视过自己的志向,更别说还有人根本没有抱负。重视自己的志向尚且不一定能实现,何况如此轻视!想要成功,确立志向并为之努力坚持只是第一步,但在我们身边又有几人能够做到?所以,让我们为自己定下目标,向着它努力吧!